肿瘤的生物治疗

来自公共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肿瘤的生物治疗即是指应用现代生物技术及其生物产品(核酸、蛋白质、多肽、多糖、小分子化合物、细胞、组织等),通过免疫、神经内分泌、基因表达、血管生成等环节调节机体自身的生物学反应,从而直接或间接抑制肿瘤或减轻治疗相关不良反应[1,2] 。肿瘤的生物治疗是继手术、放疗和化疗之后的肿瘤治疗的第四大模式,也称为肿瘤的免疫治疗

概述

近年来肿瘤的治疗已取得长足进步,手术、放疗和化疗为肿瘤治疗的三大模式。这些治疗方法基本都是着眼于直接杀伤肿瘤细胞,常难彻底消灭肿瘤细胞,又易损伤正常组织,特别是伤害在机体抗肿瘤防御中占重要地位的免疫系统,尤其是细胞免疫。在通常情况下,肿瘤与机体防御之间处于动态平衡,这种动态平衡的失调导致肿瘤细胞的增殖与播散。通过调整宿主防御机制至正常水平,有可能控制肿瘤的生长乃至消退。

生物治疗的生物学效应包括免疫、神经和内分泌调节系统。

其抗肿瘤机制包括:① 增强宿主的防御机制效应,降低荷瘤宿主的免疫抑制,以提高对癌瘤的免疫应答能力;② 投予天然的或基因重组的生物活性物质,以增强宿主的防御机制;③ 修饰肿瘤细胞诱导强烈的宿主反应;④ 促进肿瘤细胞的分化、成熟,使之正常化;⑤ 减轻放疗、化疗不良反应,增强宿主的耐受力。

在现代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肿瘤免疫学、生物医学工程学等理论研究的深入和生物工程技术飞速发展的推动下 ,以免疫治疗为基础发展而来的生物治疗日益受到重视,显示良好的应用前景已成为肿瘤治疗的第四模式[1]。生物治疗涵盖的领域越来越广,目前肿瘤生物治疗的范畴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细胞因子、免疫细胞过继治疗、单克隆抗体、肿瘤疫苗、基因治疗、抗肿瘤血管生成、内分泌治疗、细胞凋亡与诱导分化、组织与干细胞移植等[2]。

发展历史

1892 年,Coley 发现1 例多次复发的肉瘤患者感染丹毒后肿瘤自发消退,推测某些病原微生物有抗肿瘤活性,进一步研究后确认链球菌黏质沙雷菌裂解物(后被称为Coley 液)具有广谱抗瘤作用。利用Coley 液治疗肿瘤的方法被称为Coley疗法。随后多年,直到化疗药物出现, Coley 疗法一直是肿瘤的主要治疗手段,并取得了一定疗效,如非手术治疗的肉瘤患者治愈率超过10 % 。目前知道Coley 疗法具有免疫调节、高热以及直接抑制肿瘤等作用,其临床应用标志着肿瘤生物治疗的开始。

20 世纪初,Ehrlich 等提出肿瘤是“异常胚系”,在体内高频发生,由于免疫系统“不断检查”,机体才幸免于难。该学说最早认为机体存在抗肿瘤反应,是“肿瘤免疫监视”理论的雏形。

20 世纪50 年代,在近交系小鼠中发现化学致瘤剂诱发的肿瘤免疫小鼠后,可诱发特异性的肿瘤排斥反应,证实机体具有识别和控制肿瘤的能力。

60 年代,Burnet 提出“肿瘤免疫监视”学说,认为肿瘤中存在肿瘤相关抗原,能够被淋巴细胞识别和消除。该学说逐渐得以证实,并成为现代肿瘤免疫治疗的理论基础。

1984 年,Oldham 提出生物反应调节剂的概念,并将生物治疗列为肿瘤治疗的第四种模式,标志着生物治疗的地位得以确认。

90 年代,研究发现γ干扰素(IFN-γ)、γ干扰素受体、穿孔素或重组酶激活基因2 敲除小鼠(存在严重的免疫缺陷)自发或致癌剂诱发的肿瘤显著增加。这些研究使肿瘤免疫监视学说得到广泛认可。

目前,生物治疗的范畴尚不完全统一。如Oldham 认为生物治疗包括但不限于肿瘤免疫治疗,即利用生物制剂(尤其是基因组的产物)或技术来提高机体的抗肿瘤能力。而美国国立癌症研究院指出,生物治疗即免疫治疗(immunotherapy ) ,通过调节机体的免疫系统来控制肿瘤或减轻肿瘤治疗的相关副作用。甚至,还有学者将肿瘤生物治疗分为免疫治疗和基因治疗。而多数学者认为,生物治疗主要以免疫治疗为基础,通过现代生物技术或产品,调节机体的抗肿瘤能力,来控制肿瘤或减轻治疗相关毒副作用。

肿瘤生物治疗的基础

肿瘤细胞与正常细胞存在差异是免疫系统识别肿瘤细胞的基础,也是肿瘤生物治疗的前提。肿瘤在正常细胞的恶性转化过程中,新出现或过度表达的抗原,即肿瘤抗原。肿瘤抗原产生的机制有:① 细胞转化及癌变过程中出现的新蛋白;② 蛋白质的异常降解产物;③ 正常蛋白质的突变;④ 自身隐蔽抗原的暴露;⑤ 膜蛋白质的异常聚集;⑥ 癌胚抗原或分化抗原的异常表达;⑦ 某些蛋白质的翻译后修饰障碍;⑧ “沉默基因(正常细胞不表达)”的表达等。肿瘤抗原能够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的免疫应答,是免疫系统识别肿瘤的分子基础。

肿瘤抗原根据特异性分为肿瘤特异性抗原(tumor specific antigen , TSA )和肿瘤相关性抗原(tumor associated antigen , TAA ) ,依据诱发的免疫类型分体液免疫抗原和细胞免疫抗原。体液免疫抗原主要表达在肿瘤细胞表面,而细胞免疫的抗原既可位于细胞膜,也可位于细胞质中。

肿瘤特异性抗原

指仅肿瘤细胞表达而不存在于正常细胞的抗原,如病毒源性转化蛋白(人乳头状瘤病毒的E6 和E7 , EB 病毒的EBNA-1 等)、突变的自身抗原(突变的Ras 和p53 等)以及放射性物质或化学致癌物诱发肿瘤细胞表达的某些抗原等。

最初发现将甲基胆蒽(methylcholanthrene , MCA )诱发的肉瘤移植给同系小鼠,肿瘤可在其体内生长并导致荷瘤小鼠死亡。而移植给预先免疫过的同系小鼠或肿瘤切除后的小鼠,无肿瘤生长。该研究证实肿瘤存在特异性抗原,能够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的免疫应答,而且免疫应答具有记忆性。进一步研究发现,免疫小鼠的抗肿瘤能力可通过细胞毒T 淋巴细胞(CTL )过继给同系小鼠,提示TSA 诱导的特异性免疫应答主要由CTL 介导。目前,通过CTL 已经鉴定出多个TSA ,如1991 年分离出T 细胞识别的肿瘤特异性抗原― 黑色素瘤特异性抗原(MAGE-l )。另外,还有许多方法用于肿瘤抗原筛选,如洗脱HLA 分子结合的肽段,刺激效应细胞,观察CTL 生成与否,或利用患者的血清直接从cDNA 文库中筛查等。

TSA 是肿瘤生物治疗的理想靶点,但其存在个体特异性,给临床应用带来很多困难。而且,TSA 具有MHC 限制性,甚至同一抗原的不同表位被不同的MHC 分子递呈,如NY - ESO-1 的表位SLLMWITQC ( 1 57-1 65aa )和SLLMWITQCFLPVF ( 157-170aa )分别由HLA-AZ 和HLA-DP 递呈,这也限制了临床研究。

肿瘤相关抗原

也称共同肿瘤抗原(shared tumor antigen ) ,指在肿瘤细胞中过表达但无严格肿瘤特异性的抗原,多为组织特异性抗原。既往认为TAA 抗原性较弱,难以诱发机体产生特异性的免疫应答。但近年来发现,多数肿瘤抗原来自于机体,其大部分抗原尚未被有效递呈(免疫忽视),故机体并无免疫耐受产生,因此可采用组织特异性免疫反应来治疗肿瘤。

理由如下:① 组织的免疫耐受不单纯依赖胸腺清除自身反应性T 细胞,还需要外周机制诱导T 细胞的免疫忽视,如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生的原因在于外周机制紊乱,导致自身组织免疫耐受的终止。② 免疫治疗有效的患者常出现自身免疫应答,如大剂量白细胞介素-2(IL-2 ) 、过继性T 细胞免疫治疗或疫苗治疗有效的黑色素瘤患者常发生白癜风,但在无效的患者中并未发生。而且,研究发现野生型酪氨酸激酶是黑色素瘤特异性CTL 的靶点之一,而该蛋白主要表达于黑色素细胞。③ 细胞毒性T 淋巴细胞相关抗原-4 ( cytotoxic T lymphocyte-associated antigen 4 , CTLA-4 )的单克隆抗体通过抑制CTLA-4 的功能,打破外周T 淋巴细胞的免疫耐受,可用于黑色素瘤治疗。以上研究可以看出,打破免疫耐受似乎并不需要复杂的MHC 背景。对于一些起源于前列腺、乳腺、卵巢以及皮肤等“非必需组织”的常见肿瘤,诱导组织特异性的免疫应答可能是未来肿瘤治疗的一个重要选择。

机体的抗肿瘤免疫应答

免疫系统能够排斥肿瘤是生物治疗的另一个前提。

已有许多研究证实抗肿瘤免疫应答的存在。如有研究发现,905 例器官移植的患者由于抗排斥治疗,肿瘤发生率是普通人群的7 . 1 倍。还有一项发现,外周血淋巴细胞杀伤活性较高和中等人群的肿瘤发生率低于杀伤活性较低人群。另外,许多肿瘤组织内存在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 ) ,而TIL 提示预后较好。并且,在自发缓解患者的肿瘤组织内常有大量淋巴细胞浸润。最近,在小鼠研究中证实,过继性免疫在控制MCA 诱发的隐性肿瘤生长中具有重要作用。

目前认为免疫系统在减少肿瘤的发生中有三个作用:

① 控制病毒感染,减少病毒诱发的肿瘤;

② 清除病原,加快炎症恢复,消除促进肿瘤发生的炎症环境;

③ 识别肿瘤细胞表达的TSA ,清除肿瘤。

许多研究表明,肿瘤的免疫应答以细胞免疫为主,主要效应细胞有T淋巴细胞NK细胞巨噬细胞等。

肿瘤能够在机体免疫系统正常的情况下发生,提示免疫监视学说还需要进一步完善。近年来提出的肿瘤免疫编辑学说,能够比较系统地解释肿瘤和免疫系统之间的关系。该学说将肿瘤免疫分为消除、平衡和逃逸三个阶段。

消除期与免疫监视相同,指免疫系统识别并消除肿瘤,如肿瘤完全清除,消除期结束,如部分消除,进入平衡期。消除期又分四期:

① 天然免疫细胞识别肿瘤细胞。肿瘤生长达2-3 mm3时,需血管新生和基质重构。期间,促炎信号募集NK 、NKT 、γδT 、巨噬细胞和树突状细胞(DC )等天然免疫细胞。NK 、NKT 和,γδT 等细胞到达肿瘤部位后,产生IFN-γ,来控制肿瘤。

② DC 的成熟及抗原递呈。IFN-γ,通过抗增殖、诱导凋亡、抗血管生成等抗肿瘤作用,以及肿瘤挤压和非肿瘤组织释放的某些化学因子均可引起部分肿瘤细胞死亡。DC 吞噬这些坏死的肿瘤细胞后,逐渐成熟并迁移至肿瘤周围的淋巴结。

③ 肿瘤抗原特异性T 淋巴细胞的产生。随着肿瘤部位NK 和巨噬细胞的增加,这些细胞释放IL-12 、IFN-γ、穿孔素、肿瘤坏死因子相关的凋亡诱导配体(TRAIL )、活性氧等可杀伤更多的肿瘤细胞,促进更多的DC 成熟。在淋巴结中,DC 将肿瘤抗原递呈给初始T 细胞,促使初始T 细胞向肿瘤特异性的效应T 细胞分化。

④ 肿瘤特异性T 细胞定植于肿瘤部位并消除肿瘤。肿瘤特异性T 淋巴细胞迁移至肿瘤部位,在IFN-γ的作用下,特异地杀伤肿瘤抗原过表达的肿瘤组织,而免疫原性较低的肿瘤细胞则得以存活。

在平衡期,肿瘤细胞保持休眠状态,或发生进一步的基因变化、引起抗原改变。如果某些变异的肿瘤细胞能够耐受机体的抗肿瘤免疫应答,则进入逃逸期。在平衡期中,淋巴细胞和IFN-γ的作用至关重要。目前认为,平衡期涉及肿瘤细胞的不断变异和免疫选择,时间可能很长。如2 例肾衰竭患者在接受1 例黑色素瘤患者(术后16 年,无疾病复发迹象)的肾脏移植后,都发生了转移性黑色素瘤。在逃逸期,肿瘤生长不仅不受免疫系统监控,甚至还利用免疫系统来促进其生长和转移。肿瘤可通过局部和全身两种机制逃避抗肿瘤的免疫应答。

其局部机制与肿瘤微环境密切相关,包括:

① 降低免疫原性。肿瘤通过减少MHC 分子或肿瘤抗原表达,如MHC 基因丢失、甲基化、转录因子的丧失以及IFN-γ反应元件基因的缺失等多种机制减少MHC 表达,而MHC 的缺失或减少造成肿瘤抗原不能被有效递呈。尽管MHC I 类分子的丢失将导致NK 细胞抑制性受体(KIR )抑制信号的缺失,但肿瘤细胞通过释放MHC 样分子,如MHCI 类相关分子A 和B 抑制NK 细胞的活性,逃避NK 细胞的杀伤。

② 募集抗炎白细胞,杀伤肿瘤浸润性淋巴细胞。肿瘤细胞利用各种趋化因子促进抗炎细胞迁移至肿瘤部位,如通过趋化因子CXCL9 招募不成熟髓系来源细胞,CCLZ 、CCL3 、CCLS 等趋化巨噬细胞,进而抑制抗肿瘤的免疫应答。此外,肿瘤细胞还表达Fas 配体(FasL )、TRAIL 等,诱发肿瘤浸润部位的淋巴细胞凋亡。

③ 肿瘤杀伤信号的不敏感。肿瘤通过减少BID 、PUMA 以及caspase家族成员等促凋亡蛋白的表达以及过表达BCL-2 、BCL-X L等抗凋亡蛋白,逃脱免疫以及非免疫介导的肿瘤细胞杀伤。

④ 改变T 细胞的信号。许多肿瘤表达B7-H1 ,能够结合肿瘤特异性CTL 表达的PD-1 , 引起CTL 凋亡。另外,肿瘤募集的巨噬细胞通过B7-H4 ,抑制T 细胞的功能。

⑤ 色氨酸的代谢异常。肿瘤细胞常过表达吲哚胺-2 , 3-双加氧酶(IDO ) ,造成肿瘤局部的色氨酸减少以及色氨酸的代谢产物和无负载tRNA 增加,促进抑制性T 细胞活化、诱导T 细胞凋亡和无能。

⑥ 蛋白聚糖。糖基化除参与肿瘤的转移和血管新生外,有些(如半乳糖凝集素)还能阻断T 细胞受体(TCR )的信号,促进CD95 介导的T 细胞凋亡。

除肿瘤微环境外,肿瘤还通过抑制全身的免疫反应来逃脱抗肿瘤免疫应答。

① DC 细胞功能的改变。肿瘤细胞能够在多个环节调节DC 的功能,如肿瘤细胞通过产生基质细胞衍生因子1 ( SDF-l ) , 募集不成熟DC 和调节性DC 。这些抑制性DC 低表达辅助刺激分子,过表达IDO ,通过IL-10 和一氧化氮等促进T 调节细胞扩增、抑制效应T 细胞的活性。

② 抑制性T 细胞。部分CD4 + T 细胞能够抑制免疫应答,也称抑制性T 细胞,又可分为表达CD25 和FoxP3 的T 调节细胞以及分泌IL-10 的I 型调节性T 细胞。许多肿瘤分泌IL-10 和转化生长因子β(TGF-β ) ,促进T 调节细胞和I 型调节性T 细胞产生。这些抑制性T 细胞不仅抑制Th 和CTL 细胞的功能,还能降低DC 的抗原递呈能力。

③ 髓系来源的抑制细胞。肿瘤能够诱导髓系来源的抑制细胞(MDSC )的分化,而MDSC 过表达精氨酸酶,通过释放活性氧而抑制CTL 的活性。

④ 细胞因子。肿瘤患者的许多细胞因子水平远高于生理浓度,引起机体的免疫功能紊乱,如过量的IL-10 能够抑制Th 细胞的功能。

⑤ 促血管生长因子。多数肿瘤表达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 )等促血管生成因子,而VEGF 除参与血管新生外,还能抑制NF-KB 的活性、阻断DC 的分化和成熟。

根据免疫编辑学说,临床诊断的肿瘤多处于免疫逃逸期。因此,生物治疗在强化抗肿瘤免疫应答的同时,需要打破肿瘤的免疫耐受(图4-7-1 )。

肿瘤的免疫治疗

肿瘤的生物治疗是以免疫治疗为基础发展而来的。传统的免疫治疗可分为特异性主动免疫、非特异性主动免疫、特异性被动(过继)免疫和非特异性被动(过继)免疫(表1 )[1,3]。

表1. 肿瘤的免疫治疗

主动免疫 主动免疫 被动(过继)免疫 被动(过继)免疫
特异性 非特异性 特异性 非特异性
灭活的肿瘤疫苗 细胞因子:IL-2、IFN、TNF 异体免疫抗血清 LAK 细胞
人肿瘤异基因杂合体 化学刺激剂:左旋咪唑西咪替丁 单克隆抗体及其交联物:生物毒素、放射性核素、化疗药物 激活的巨噬细胞
肿瘤抗独特型单克隆抗体 生物刺激剂:卡介苗短小棒状杆菌、OK432 T 细胞:自体、异体、异种同种骨髓移植
化疗药物:环磷酰胺顺铂长春碱美法仑 致敏淋巴细胞提取物:转移因子、免疫核糖核酸

细胞因子

详见主条目肿瘤的细胞因子疗法

细胞因子(cytokine)是由免疫细胞(淋巴细胞、单核-巨噬细胞等)及其相关细胞(血管内皮细胞、成纤维细胞等)合成和分泌的调节其他免疫细胞或靶细胞功能的生物活性物质,属小分子多肽或糖蛋白。[4]

按其细胞来源,细胞因子分为淋巴细胞产生的淋巴因子(lymphokine ,包括IL-2、IL-3 、IL-4、IL-5、IL-6、IL- 9 、IL-10 、IL-12 、IL-13 、IL-14 、IFN-γ、TNF-β 、CM-CSF 等)、单核-巨噬细胞产生的单核因子(monokine ,包括IL-l 、IL-6、IL-8、TNF-α、G-CSF 、M-CSF 等)和其他细胞(上皮细胞、血管内皮细胞、成纤维细胞等)产生的细胞因子(如EPO 、IL-7 、IL-11 、SCF 、IL-8 、IFN-β 等),但不包括免疫球蛋白、补体及一般的生理性细胞产物。

按其主要功能,细胞因子分为白细胞介素( interleukin , IL )、干扰素(interferon,IFN )、肿瘤坏死因子(tumor necrosis factor , TNF )、集落刺激因子( colony stimulating factor , CSF )、转化生长因子-β (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β , TGF-β )、趋化因子家族(chemokine family )和其他细胞因子。

细胞因子种类繁多,生物学活性广泛,作用机制各异。一般具有以下共同特点:① 低分子量的分泌型蛋白质,分子量<80 000 ;② 产生具有多元性,即单一刺激可使同一细胞分泌多种细胞因子,一种细胞因子可由多种细胞产生,并作用于多种靶细胞;③ 正常静息状态细胞极少储存,需经激活后合成分泌;④ 生物学效应极强,导致细胞行为的改变;⑤ 以非特异方式发挥作用;⑥ 大多通过自分泌或旁分泌方式短暂地产生并在局部发挥作用;⑦ 需与靶细胞上的高亲和性受体特异结合发挥生物学效应;⑧ 构成细胞因子网络相互诱生、调节和影响。

细胞因子的抗肿瘤机制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① 控制癌细胞的生长和促进分化;② 调节宿主的免疫应答;③ 对肿瘤细胞的直接毒性作用;④ 破坏肿瘤细胞血管和营养供应;⑤ 刺激造血功能,促进骨髓恢复。目前,应用于肿瘤生物治疗取得较好疗效的细胞因子主要有IL-2 、IFN-α和TNF-α等。

过继性细胞免疫治疗

详见主条目肿瘤的过继性细胞免疫治疗

过继性细胞免疫治疗(adoptive cellular immunotherapy , ACI )是通过输注免疫活性细胞、增强肿瘤患者的免疫功能达到抗肿瘤效果的一种免疫治疗方法。以肿瘤细胞为靶细胞,具有直接杀伤肿瘤细胞作用的免疫活性细胞主要包括NK 细胞、杀伤性T 细胞(CTL )和巨噬细胞3 类细胞。

过继性细胞免疫治疗不仅使患者被动接受自身或同种特异性或非特异性肿瘤杀伤细胞,补充体内细胞免疫功能,而且可直接或间接调动患者本身的特异性和非特异性抗肿瘤机制。

过继性细胞免疫治疗是近年肿瘤生物治疗中最活跃的领域之一[20,21]。白20 世纪80 年代初Rosenberg 等首先报道应用IL-2 / LAK 细胞治疗晚期肿瘤获得成效以来,免疫活性细胞过继治疗在世界各国引起极大重视。

目前用于肿瘤过继免疫输注治疗的主要是淋巴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lymphokine activated killer cells , LAK 细胞)、肿瘤浸润淋巴细胞( tumor infiltrating lymphocytes , TIL )和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cytokine induced killer cells , CIK 细胞)。

单克隆抗体

详见主条目肿瘤的单克隆抗体治疗

杂交瘤技术问世以来,单克隆抗体(简称单抗)的制备及在肿瘤诊断和治疗中的应用取得极大的进展。单独使用单抗具有抗肿瘤作用,其机制主要是通过活化补体,构成复合物与细胞膜接触产生补体依赖性细胞毒作用,引起靶细胞的溶解和破坏;激活抗体依赖细胞( 杀伤细胞、NK 细胞或单核细胞)为效应细胞的抗体依赖性细胞毒作用,破坏肿瘤细胞;还有一些抗体通过封闭肿瘤细胞表面的受体,阻断细胞生长因子与受体结合诱发的促细胞增殖作用。

但单独应用单抗对实体瘤的作用有限,目前更多的是应用单抗与化疗药物、放射性核素、生物毒素或其他生物制剂构成交联物,利用单抗与肿瘤细胞的特异性结合,把对肿瘤细胞有更大破坏作用的杀伤性药物导向肿瘤细胞,更有效地发挥杀伤效应。[39,40,41]

肿瘤疫苗

详见主条目肿瘤疫苗

肿瘤疫苗(tumor vaccine )即肿瘤的特异性主动免疫治疗,是利用肿瘤细胞或肿瘤抗原物质诱导机体的特异性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反应,增强机体的抗肿瘤能力,阻止肿瘤的生长、扩散和复发。肿瘤疫苗是以特异性CTL 细胞免疫为主的肿瘤免疫疗法,具有以下特点:① 针对性强,特异性CD8+CTL 能直接杀伤相应的肿瘤细胞;② 免疫反应产物(细胞因子等)能激活非特异性免疫,起增强、放大、协同作用;③ 细胞免疫具有记忆作用,能对肿瘤起反应,在机体内不断增殖,并可生存较长时问。

基因治疗

详见主条目肿瘤的基因治疗

基因治疗(gene therapy )是指将外源功能基因导入患者的细胞内以纠正先天代谢异常,补偿基因缺失或提供新的功能。这一概念基本上可包括所有类型的人类疾病,如遗传病、肿瘤、心血管疾病、感染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通过人体细胞的基因修饰以预防和清除疾患。肿瘤的基因治疗即是应用基因转移技术将外源基因导入人体,直接修复和纠正肿瘤相关基因的结构和功能缺陷,或间接通过增强宿主的防御机制和杀伤肿瘤能力,从而达到抑制和杀伤肿瘤细胞的治疗目的。

成功的基因治疗需要两个条件:① 具备将外源目的基因充分有效地导入细胞的方法以达到治疗目的,有些治疗方法需永久基因转导,有些治疗则短暂表达活性可能就足够了;② 导入的基因必须由导入细胞充分表达,有的需高表达,有些则可低表达。随着分子生物学免疫学等相关学科的发展和交叉渗透,基因治疗的研究发展迅猛,已从实验研究很快过渡到临床试验阶段,其中尤以肿瘤的基因治疗最为热门。

主要参考文献

现代肿瘤学(第三版),30章,肿瘤的生物治疗,汤钊猷主编,复旦大学出版社,ISBN: 9787309080964, 2011年7月1日出版。

《肿瘤学》,郝希山,魏于全主编,人民卫生出版社,2010年8月

其他参考文献

[2] 韩焕兴,李荣,罗荣城等。肿瘤生物治疗学概论,见:罗荣城,韩焕兴主编肿瘤生物治疗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3-12.

[4] 张军一,宋海珠,席著乐,等。肿瘤细胞因子疗法,见罗荣城,韩焕兴主编.肿瘤生物治疗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 107-156.

[8] 刘新垣,自细胞介素-2研究:从基础到临床。中国肿瘤生物治疗杂志.1995,2:165-174 。

[9]高艳芳,张晓实,细胞因子和免疫效应细胞治疗,见姜文奇,张晓实,米孝峰等主编:肿瘤生物治疗学,广州,广东科学技木出版社,2006:161-189

[15]邱双健,叶胜龙,汤钊猷等。干扰素联合肝动脉栓塞化疗预防肝细胞癌根治性切除术后复发的初步观察。肝脏,2000, 5:20-22.

[ 21] 郑大勇,丁雪梅,尤常宣,等.肿瘤的过继性细胞免疫治疗,见罗荣城,韩焕兴主编.肿瘤生物治疗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157-190

[ 22] 陈国友,LAK 细胞识别、结合及杀伤肿瘤细胞分子机制的研究进展,国外医学,免疫学分册,1994 , 17:123-127

[23]于育红,叶胜龙,汤钊猷,等。肝动脉内IL-2 /LAK 灌注治疗肝癌的初步疗效观察,临床,1995, 2:10-11。

[24] 周伟平,吴孟超,陈汉,等。肝癌切除加免疫化疗对术后复发的影响,中华肿瘤杂志,l995 , 33 : 35-37 .

[26] 叶胜龙,汤钊猷,于育红.等.生物治疗预防原发性肝癌切除术后复发,中国肿瘤生物治疗杂志,1995,4(3) : 240 。

[32] 陈敏,叶胜龙,吴志全,等。原发性肝癌来源的肿瘤浸润淋巴细胞的生物学特性分析,中国临床医学,1999, 6:8-11 。

[37]顺琴龙,尹浩然,林言箴。TIL 治疗消化道肿瘤的临床观察,中国肿瘤生物治疗杂志,1996, 3:65-66.

[38]陆胜,胡烈薇,华祖德、等。TIL不同治疗途径的疗效分析,中国肿瘤生物治疗杂志.1996 , 3 : 127 -129.

[39]宋海珠,王晓光,方永鑫,等,单克隆抗休与肿瘤分子靶向治疗,见罗荣城,韩焕兴主编.肿瘤生物治疗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 006 :191-229 。

[40]张念华,张晓实。单克隆抗体治疗,见:姜文奇,张晓实,朱孝峰等主编肿瘤生物治疗学,广州,广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235-263。